戲院裏的大螢幕,兩個小時高潮迭起驚心動魄,總令人驚嘆不已。人生其實比所有的電影加總更加精彩,或者說,更加瘋狂。
 
抵達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一路往南走,中間短暫停留Popayan,來到了最南邊的省份Putumayo。深入亞馬遜叢林,我們在省會Mocoa落腳,說是省會,面積比士林夜市的停車場還小得多,六條街包圍著一個十公尺見方的公園廣場,廣場邊有一間稍微像樣的咖啡店,觀光客聚集在此用網路。鎮上十來間旅館,十來間餐廳,兩間超級雜貨店,一個傳統市場,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Samai Hostel,叢林裏建了一個石造泳池,引山泉水注滿池)
 
再往南走六公里,有一個著名的景點El Fin del Mundo(the end of the world/世界的盡頭),我們住在入口處的一間新開的小民宿Samai Hostel,本來打算住個三五天,一晃眼離開時已經五週了。房間就在馬路邊,往裏頭走,經過三個魚池,轉個彎走下坡,一路上可見數十種蔬果開心的生長,河邊蓋了一個石造泳池,引山泉水注滿池子要花上三天的時間。民宿的管理員是一個二十三歲的男孩Juan,蓄著長髮與鬍子,親切可人,是個讓人感覺舒服的年輕人。除了我們還住了另一對情侶,智利男孩Christopher與厄瓜多女孩Andrea,在涼亭裡搭帳篷露營,露營在南美似乎是挺流行的,半開放的空間更接近大自然,帳篷一搭就營造了自己的小天地,並且是最便宜的住宿。
 
(露營區的涼亭蓋在魚池上,夜晚打開燈時數百條魚在此聚集)
 
抵達的第一天Juan煮了咖啡給大家喝,天南地北聊著不同的話題,我們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體貼的小情侶聊天時放慢速度並且耐心的等待我們把句子組織完成,好溫暖的一個傍晚,如果肉眼能看見能量,此時的這一群人頭上想必散發著光芒。他們一個帶長笛一個打鈴鼓伴奏,配合逐漸昏黃的天光,笛聲似乎吹到了靈魂裡。聊到音樂Christopher特別興奮,我也拿出我的烏克麗麗,他撥了撥弦調音就開始玩了起來,拉美的節奏輕快溫暖,重覆相同的節奏與主題,具有療癒效果。
 
(民宿管理小弟Juan,住在這六個月了,他說一個月前只有他一個人在這,很開心現在有我們陪伴)
 
千年來民間流行一種草藥療法,治的是心病,許多歐美人士慕名而來。科技把人類的速度推上歷史的高峰,資訊的氾濫,網路世界的真假虛實把人抽空了,於是花更多時間賺更多錢買物質來填補心靈,生活是舒服的,卻怎麼樣都覺得少一塊。說這是文明病一點也不假,試著觀察在鄉下種田的阿公阿嬤,用黑白手機,房子蓋在田中間,生活簡單舒適,有哪位得憂鬱症的。成長過程中難免遇到困難,感情的家庭造成的創傷,舊傷還沒治好新的傷接踵而來,生命變得沈重,問題沒辦法處理所幸通通丟到一個小房間裏,日子還是得照樣過,拖著殘破的身子有時候真有種苟延殘喘之感,然後有一天覺得這樣真的過不下去了,找尋不同方式解決,循線來到這裡。
 
治療儀式由一位藥師主導,通常在遠離塵囂之處,地點隱密以杜絕陌生人誤入,入夜後開始直到天明。三月初的一個週五Christopher邀請我們一同前往參加儀式,五個人共乘一輛計程車往Mocoa的方向開去,抵達鎮上之前左轉往山上開去,再轉了兩個彎後開始一段石子路,石子路的盡頭是一戶人家,旁邊一間小雜貨店,我們就在這兒下車。兩位女孩在大石頭上向我們招手,每當有新夥伴參加,藥師就會派代表出來迎接,後來深深的體會到引路的重要性,我們往山裡去走了50公尺約肩寬的石子路後,前方沒路了,夥伴還是持續前進,雜草叢生的樹林裏汲著夾腳拖鞋攀爬,天色漸漸昏暗,終於在日落前抵達,好隱密的一個地方。入口處來了一位女孩手持一壺水果茶迎接,等待藥師的過程中有數名男子扛著木材進園區,經過我們時放下肩上的重物親切地與每個人擁抱並自我介紹。不久藥師拿著一壺藥草汁出來為我們洗塵,簡單說明注意事項便領我們入園,園區內禁菸酒與各類藥品,未事先告知不得任意前往。
 
園區的中央是一個開放式的木造建築,正前方的營火區可以遠眺Mocoa,右後方是茅房,旁邊有一個簡單的小廚房,整個園區不過七八十坪大,一眼就看完了。後來發現除了我們五個以外的其他人都住在這裏,有人住三五天,有人住一兩週,也有住上個把月的,也許是為了營造舒服的氣氛,每當有新朋友加入,大夥兒都會親切的與之攀談,令人感覺溫暖。藥師的大女兒正值青春期,對東亞文化特感興趣,當她得知有個亞洲人在這時興奮不已,我們聊流行、音樂、文化、飲食,聊了一整晚,一切與東亞相關的都感興趣,她說在電視上看了很多,面對面接觸的亞洲人我是第一個。
「台灣是什麼樣的地方,有山河有森林嗎?」
「聽說中國人吃狗肉,是真的嗎?你也吃嗎?」
距離製造神秘感,越是遙遠的地方越是令人心嚮神往,所以我來到南美洲,離台灣最遠的一洲,怎麼飛都得花上一整天的時間,與台灣日夜顛倒,也許完全的隔絕才能完全融入當地。
藥師太太是廚娘,晚餐備妥便喲和大家趁熱吃,蔬菜炒飯搭配兩片餅乾,清淡爽口且不油不膩。入夜後一片漆黑,園區內點了三五根蠟燭,偶爾有人趁著夜色彈奏不同樂器,在遠離塵囂之處,樂聲更顯得格外空靈。晚上八九點儀式開始,大家繞著營火男女交錯手牽手圍成一個圈,藥師念祈禱文,感謝上蒼賜給我們這個禮物,感謝有這個機會與大家齊聚一堂,我們要尊重草藥尊重這個原生叢林,並且祈禱她帶給我們正面能量。四周鋪上床墊就坐,草藥調製完成後藥師指示大家依序前往,藥師的女兒這時也換上傳統服飾坐在一旁協助,喝完藥草汁的她便遞上一杯水。
 
草藥由兩種植物熬製而成,ayahuasca又稱靈魂之藤,是亞馬遜森林獨有的藤類,採集與熬製的過程都需要經過特別的訓練,據說喝了以後能開啟第三眼,感應大自然並與之交流。開始一個多小時大家都靜靜地,在自己的一小塊坐墊上或坐或躺,我在自己的位置上躺著,仰望星空,感覺非常寧靜。藥效發作後嘔吐聲此起彼落,每個人對這藥草汁的反應都不太一樣,嘔吐是正常的,有些人會腹瀉,特別是第一次嘗試的人會有較劇烈的反應,他們稱為身心靈的淨化,把所有污穢之物排出體外,精神才能昇華。我們圍繞著營火,藥師拿起吉他唱起一首又一首美妙的歌曲,科學研究證明特定頻率的音樂可以幫助人們打開靈魂之眼,也就是俗稱的第三眼。這在各種文化中都能找到例子,印度發源的瑜珈靜坐冥想,佛教的禪修打坐,亞馬遜雨林的草藥儀式,都用特定的音樂來輔助。
 
音樂開始之後,嘔吐聲漸漸散去,來到了第二階段,周遭的夥伴產生不同的反應,有人全心投入音樂跟著哼唱,有人舉起雙手在空中揮舞,彷彿把玩著一股能量,也有人喃喃自語淚流滿面,每個人都沈醉在自己的世界裏。藥師與女兒拿著檀香燻煙一個個就近關心,若是有反應過於激烈的藥師便協助排除。然後音樂暫停了一陣子,藥師發放第二杯藥草汁,需要的人可以排隊領取,這是第三階段。除了與第二階段一樣的狀況,嘔吐、腹瀉以外,夥伴們開始與親近的朋友分享他們的經驗,可以看到一些人擁抱傾吐心事。待一切都差不多結束後,天空開始飄起細雨,大家把自己的床墊移到裡頭,紛紛入睡,輕音樂持續整晚,睡夢中還依稀可以聽見。
 
每個人對草藥的反應都不同,每一次的療程也有可能產生不同的反應,很難一一闡述。我的好朋友Chris第一次的療程在草叢邊看見很多顏色的能量光,經由感知進而把玩這些能量光,他說這是來自大自然的能量;第二次他感受到自己身上有無比的能量,似乎前世自己是個藥師協助村裏的人排解問題;第三次藥草汁一下肚他感到非常平靜,想起家人朋友,以及經歷過的幾段感情,以往對於一些敏感的人事物總是避而遠之,雖然他知道有一天必須打開小房間,把這些過往都一併處理。這一天當他回想起生命中曾佔有重要位置的人,他感受到滿滿的愛,看清了當時的狀況,一些無心之過傷害了彼此,他原諒了對方也原諒了自己,再一次對這世界充滿了愛。隔天早上他告訴我:I made peace with my past,這是他來到拉丁美洲的目的,拋開過去的包袱,重新開始。
 
在同一次療程中民宿小弟Juan到了另一個時空,他描述當時的情景發生在某一個星球,身邊圍繞著外星人,吃著奇形怪狀的食物,他說他有好多疑惑,希望下一次的療程能夠找到答案。而我,參加了兩次儀式,除了感覺平靜以外,沒有太戲劇性的反應,由於沒有太嚴重的問題極需要解決,我就打住不再參加了。有人說靈魂之藤選擇是否產生反應,有人說持續嘗試總有一天會產生效應,有人說也許我已經找到人生的道路了,也有人說即使當下沒有感官與視覺上的反應,這藥物會持續在體內發生效應。
 
四月初的一個凌晨,我在玻利維亞的民宿驚醒,夢中的情境栩栩如生,闡述了我童年的創傷,醒來後我發現自己呼吸急促且淚流滿面,我告訴自己那個創傷已經撫平了,沒事了。童年的自己很認真的在家中尋求愛,嘗試著定義自己,找到歸屬感,但是從沒有得到過期望的回應,然後我長大了。幾年前在印度的修道院待了兩週,每天早起做瑜珈靜坐,修道院的主人是一位功德無量的大師,走遍印度各個角落濟弱扶貧,他的夢想是讓整個國家水龍頭打開就有飲用水,並解決貧窮的問題。每當他回到修道院時晚上都會在小花園裏傳道解惑,這一天有位中年婦女提出問題"What is love?" 大師的資深學生回答:「愛的定義可以很廣,沒辦法一一闡述,我先說明什麼不是愛。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有一些小創傷,拿孩子們玩的積木做比喻,好像心裡有不同形狀的洞,正方形的、圓形的、三角形的,然後我們帶著圓形的空洞找人填補,當遇上了一個圓形積木的人,我們很興奮的感覺生命完整了。這樣的感覺通常只能維持一陣子,因為人都會變,隨著時間圓形的洞慢慢變成三角形,而圓形積木的他變成正方形,然後我們慌了,因為信以為真的愛不再完整。這是我們常犯的錯,因為愛不是找人來填補空洞,我們要先撫平創傷,用健康的自己去找尋一個健康的靈魂。」醒來之後腦中浮現的是ayahuasca,這是草藥治療會產生的反應,在一個月後發生了。
 
如果您讀到這裡我必須致上深深的感謝,也許感覺沈重,因為旅行跟人生一樣,不是只充滿歡笑驚奇與刺激,也有低潮悲傷的時候。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旅行讓我更加珍惜家人與朋友,每個人都用不同方式表達愛,也許不是當下訴求的,只要用心感受就能體會,如果您也有沈重的過往包袱,祝您也早日拋下,腳步輕盈才能大步走。
 
後記:我離開Putumayo的一週後來了一場大雨,土石流淹沒了整個村莊,300死傷無數,有種與死亡擦身而過之感⋯
 
 
延伸閱讀:
前進南美#2 馬丘比丘
我的瓜瓜日誌#9 小年夜
我的瓜瓜日誌#8 Rio Dulce野溪溫泉
 
創作者介紹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