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ing-Kathmandu-ORK2-sign.jpg
(加德滿都最棒的餐廳,無誤!)
 
來到尼泊爾後對這兒的食物感到非常失望,位於西藏與印度之間,自然受了鄰國影響,料理夾雜中式、印式與藏式,這三國料理我都非常愛,在這卻沒一樣做到位的。爬完山回到加德滿都,跟一群朋友約在Or2k吃飯,Ben說是全尼爾最棒的中東式餐廳,我非常期待。
 
晚上七點,一群餓昏了的人,在一間爆滿的餐廳裡靜候餐點,平常都嘰嘰喳喳的聊個沒完,今天卻一片沈默。
 
眼光無意識地掃到隔壁桌,看見兩個女生與一桌子菜餚,看起來好像已經吃了一陣子,心裡打量著:估計兩個弱女子也吃不完。正在盤算著完美計畫,回過頭來恰巧跟Luke對到眼,他微笑使了個眼色,原來他心裡也想著一樣的事,真是太有默契了。我二話不說馬上掛著最甜美的笑容,拿出熱情,轉過頭去跟她們攀談:「妳們打哪來的?」「來玩多久?」「下一站準備去哪?」背包客差不多是這些開場白,雖然問多了確實很膩,這次是有目的的可不能掉漆。
 
「聽說這間餐廳很好吃,你們點了什麼參考一下?」
「你們的餐點還沒來啊!真的很好吃,而且我們不小心點太多了吃不完,來來來,你們幫忙吃一點⋯」
 
說著就把食物推過來給我,我嘴上說不好意思,手卻很誠實的去拿來吃了,然後同桌的朋友也加入話題,並一同享用新朋友分享的餐點。
 
依稀記得她們是澳洲人,還有免錢的東西特好吃。
 
這趟尼泊爾之行過得拮据,山上沒有任何物產,物資運送都是由人力或驢子一步一步搬運上去,想當然爾東西貴選擇少而且不好吃,一塊西藏煎餅在山下可以吃一客牛排了。爬山途中有一群法國老山客與我們同路,專業的登山裝備姑且不論,看來肯定是抵達前就預定好的行程,一行人浩浩蕩蕩,後面還跟了一群挑夫。
 
在山上我跟Isabelle幾乎每次都點最便宜的餐點,我們的藉口是:反正貴的也不見得好吃。有天剛好與這一群法國老山客同餐廳吃飯,他們桌上的餐點簡直嚇傻了我們,前菜、湯品、主餐、飯後居然還有甜點,每個人一份,想必餐點也是包套的。看到他們的巧克力慕斯蛋糕,我們口水直流,心裡想:如果現在能吃到這蛋糕,該是多麽幸福的一件事啊!幾分鐘後這群法國人三三兩兩的離開了,桌上剩了好幾個動都沒動的蛋糕,我們眼睛亮了。Isabelle率先伸手拿了一個:法國人真是挑嘴啊,我們來嚐嚐是不是真不好吃,否則怎麼剩一堆呢?接著我們人手個一個蛋糕,津津有味地吃著。
 
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吃人家剩下的食物。這是我與Isabelle的第一趟旅程,就讓我對她刮目相看,一位金髮碧眼高大美麗的瑞典女孩,卻比縮衣節食的我還要節儉,我們兩個聯手打天下,旅程豐富充實,而且好省錢。
 
 
往後Isabelle會陸續出現在不同篇章裡,喜歡她的朋友們請繼續追蹤唷!
 
72740_10151522894739586_1086175506_n.jpg
(很有氣氛的座位跟好不容易等到食物的大家)
 
延伸閱讀:
伊娃亞洲行 寮國的除夕夜~孤單不孤單
伊娃遊歐洲~黑山共和國
創作者介紹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