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歐團出發的前一天,微微的焦慮,但我還是選擇跟一個很喜歡的好朋友碰面,直到半夜才回家。
 
我們在澳洲認識,算一算竟也七八年光景了,也許是前世修得的緣分吧,第一次見面就覺得是個令人感到舒服的女大孩。認識才一週,他們小倆口來hostel參加耶誕聚會,結束後邀請我參與他們為期八天的西南澳小環線,對於獨自旅行的我,是個很溫暖的邀約。
 
一開始還有另一台車同行,兩天後就剩下我與他們倆完成接下來兩千公里的旅程,第一次知道,跟一對情侶旅遊竟然可以這麼輕鬆。
 
這也是我初識烏克麗麗的重要旅程,Sofia說:「這很簡單,有興趣我可以教你。」我對樂器其實一竅不通,她從基礎的樂理與Do Re Mi Fa開始分享,然後教了我幾個和弦,還有簡單的刷法。他們在前座開車時,我就把玩著烏克麗麗,雖然入門的步驟斷斷續續花了我幾年時間才跨越,Sofia讓我感覺,學樂器其實可以很輕鬆的方式著手。
 
磁場相同的人,總會不自覺走在一塊兒,我們有時一個月見面兩三次,有時候半年見不到一次,我們都了解彼此的生活步調有緩有急,反正時間到了,就會見面。
 
她說:「我最近去上了木工的課,我想考政府的補助課程,到台南去深造。」一個女孩子居然會喜歡笨重的木工活兒,真的很特別,年輕人多方嘗試,我覺得很好。學成後居然就找了一份做傢俱的工作,也做了好幾年。Sofia對夢想的毅力,是令人感動的。
 
八月底,要到澳洲去唸書,這是她計劃了好多年的夢想。「我希望有機會能申請技術移民。」人家都說不容易,但是沒有做怎麼知道!?
 
我們都是朋友眼中的瘋子,我們喜歡高談闊論,然後蟄伏,在時機成熟時,往前衝。前方是幽暗森林還是粉紅泡泡,誰都不知道,那麼,與其在夢中瞎猜,不如就去一探究竟。這些年,我們在一個又一個夢想中,徬徨著,迷惘著,也大步跑著。
 
今天將是近期最後一次見面,吃了我們最愛的火鍋,然後到福和橋下板凳上坐著,彈彈烏克麗麗,聊未來的路。
 
因為知道路有盡頭,宴席終將散去,所以才令人更加珍惜相聚的每一刻,一條路的終點,也將是另一條路的起點。期待著妳偶爾捎來的訊息,也祝福妳在夢想路上,即使徬徨即使迷惘即使關關難過,也能推開迷霧撥雲見日。
 
Jampa Largi,再會了我的好朋友,期待下次的碰面。
 
深夜了,想為妳點播一首汪峰老師的「生來徬徨」。
 
將來的路當你回望的時候,一定明白所有的夢想,都始於曾經的那些迷茫,都始於那種不被人理解,不知道自己要付出多少的那些時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娃慢遊記 的頭像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