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41238590.jpg

(Sonya台北聊天會,限量20位,我是其中一位幸運兒~)

昨天參加了一場聊天會,是一位香港背包女孩Sonya舉辦的,粉專追蹤了他一年多,見到本人我是有些激動的。
 
沒有華麗的簡報,Sonya穿著印度買的長洋裝,或坐或站談笑風生,聊著這些年來旅遊的故事。Sonya是個很溫暖的人,本人更多了點俠女風韻,我喜歡她的直率,不矯揉做作,還有哪裡有問題就往哪裡去的入世精神。
 
一開始的旅程,也許跟許多背包菜鳥一樣就是走走看看,接著,遇見觸動心弦的人事物,便駐足了。昨天有一位妹妹說:踏遍了整座城,不如好好認識幾個人。這也是我喜歡旅行的原因之一,旅程中會有何種經歷,都是無法預知的,放下可能有的期待,每一次,我總能遇見新的感動。
 
Sonya幾番長住四川涼山、伊朗、土耳其,為當地需要幫助的人盡一點力。「涼山」這個地方古今交錯青黃不接,貧窮、複雜、問題多,但,這不過是世上無數需要援助的地區之一。
 
「貧窮」就捐錢?
「落後」就開發?
「吸毒人口多」就禁止鴉片種植?
 
那麼,年輕人不適應外界對未來迷惘,怎麼解?
寄居在異國的難民婦女因宗教因素無法外出工作,怎麼解?
花了七年時間,離鄉數千哩,才發現當初追求的夢想已然成為負擔,這怎麼解?
 
 
不禁想起幾年前在柬埔寨當志工的時光,志工長是德國紅十字會派駐在此的長期志工。
 
Julius:「我非常討厭觀光客來參觀拍照,捐了幾袋米、幾百美元,就自以為做了什麼了不起的善事,不過是想拍照打卡跟全世界宣告自己的善行。組織內的事已經忙不完了,三天兩頭還要陪笑應付這些人。」
伊娃:「應付一下觀光客就有米、有捐款,何樂而不為?」
Julius:「我們的米都多到吃不完了!錢再多也不夠,再少也夠用,如果真心想要幫助,就留下來改善這個地方。」
 
這段話出自一位十九歲青年,那種震撼到今天我仍心有餘悸。原來貧窮,不是用錢能解決的。
 
在印度街頭衣衫襤褸的流浪漢與你乞討,在吳哥窟景區中淚眼汪汪的孩子伸手要錢,該不該給?常常,我們總自以為在幫助,自以為日行一善,殊不知不當的善意有時候不小心扭曲了整個社會觀光風氣。也許,在給予之前,該花時間好好思考一下整個大環境的邏輯,你救得了他的一餐半日,未來的日子呢?
 
還有,你給的是他們想要的?需要的?或只是給予者自以為是的善意??
 
Sonya旅遊時,喜歡跟當地人住在一塊兒,一起吃一起睡,真正去了解當地的文化與生活步調,然後再慢慢思索,除了毫無尊嚴無腦的金援,用什麼方式可以把我們的力量帶給他們。
 
如果可以給他們一根釣竿,然後手把手教會釣魚,再想通路把漁獲賣掉,讓他們用自己的力量賺取應得的酬勞,該有多好。
 
這道理人人會說,但是,要如何執行呢?
 
以前,我總會刻意避開這些議題,因為覺得負面消息太多,是自己無法負荷的。現在我想,如果有能力,是不是可以努力看看,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一些?
 
旅行,可以是玩飯店踩景點,也可以是一個媒介,讓你找回對人最初的感動、以及對世界的關懷。

S__41238589.jpg

(漂書~每個人帶一本書來分享交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娃慢遊記 的頭像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