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突然接到Gavin的來電,好久沒聯絡的老朋友了。

二簽時身上帶著一千澳幣飛到伯斯,一抵達馬上直奔Manjimup等待農場的工作,這一次出國帶三萬台幣,玩了三年才回台灣。Normalee Hostel蓋在一片田園的中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離鎮上約十公里,開車二十分鐘,走路大約兩小時才能見到商店。2010年網路還不發達,連打電話都要站在某一棵樹下將手機置於某個特定角度才有訊號。在這樣與世隔絕的一個環境裡,能做的事真的不多,每天上班、下班、煮飯、吃飯、聊天,週末來臨前到鎮上買一箱酒,在交誼廳跟大家瘋成一塊兒。
 
廚房外有一塊木頭長桌,對著湖面,入住後我帶著一本書坐在長桌旁,享受湖光景色與這一片寧靜。Gavin這時出現了,他是我在這間背包客棧認識的第一個外國朋友,我們一聊就聊了三小時,從下午到傍晚,後來才發現他真的是一個很怪的人。
 
"I'm from Oxford." (我來自牛津。)
“Where's Oxford?" (牛津在哪裡?) 當時的我還沒去過歐洲,對地理位置一點概念都沒有。
"Oh my god! You don't know Oxford!?" (天啊!你居然不知道牛津在哪!?)
我知道牛津字典,但還真不知道牛津是圓的還是扁的。後來才知道,Gavin不僅來自牛津,還是牛津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委身在這鳥不生蛋的田園裡,怪不得他老是一股有志難伸的樣子。
 
多數農場周末不上班,大家在週五晚餐時刻會開始拿酒出來暢飲,澳洲有一種神奇的紅白酒,酒精濃度10%,五公升的液體裝在紙箱裡頭,我們稱之為GOON,仔細看它的小字,製造材料:fish and egg,紅白酒不應該是葡萄做成的嗎?魚跟蛋是什麼鬼!?但因為他是全澳洲最便宜的酒精飲品,五公升的價格落在澳幣15-20之間,反正三兩杯黃湯下肚,管他良酒劣酒能喝醉的就是好酒。我們裡頭住了很多愛爾蘭人與愛沙尼亞人,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國人特別能喝,一箱酒夠我喝一個月的,他們一個晚上就喝完了。我的酒量確實差,不過這樣也是好省錢的。
483588_10151254286989586_286715946_n.jpg
(變裝趴,圖中的愛爾蘭人裝扮成箱酒GOON,當時造成轟動)
 
喝酒的行程持續到週六一整天,醉倒在沙發上、地上、湖邊的大有人在,喝醉了在彈跳床玩耍摔斷手腳的也偶爾可見,玩得再怎麼瘋,週日都是大家休息的日子。Gavin不愛跟大夥兒瞎鬧,週末常常不見人影,他老大就愛在週日早上八點喝得醉醺醺的,然後滿園區跑跳,騷擾正在休息的所有人,可想而知他人緣不太好,在我看來我倒覺得這行徑挺幽默的。
 
Gavin其實有一顆溫暖的心,雖然他的行為確實怪異,我想這是他宣洩壓力的一種管道,人生偶爾脫序其實也挺健康的。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很聽我的話,當他滿場跑累了或是快把別人逼瘋時,把他抓到椅子上坐下來,我們可以正常的聊天。
 
離開澳洲後我們還偶爾聯絡,我知道他是個本質善良的孩子,我也知道他行為怪異因此朋友可能不多,對於他我總是有點擔心,所以時不時就關心一下他的近況,日子久了也淡了。昨天接到他的電話非常開心,聊聊彼此的近況與未來的計劃與迷惘,很高興他還記得我這個朋友。
 
Gavin說:我希望你記得我的優點還有我們相處開心的時光,而不是那個行為怪異的我,很抱歉曾經惹你生氣了。
Eva:你的優點與缺點加起來才是完整的你,我喜歡的是這個完整而特別的你,我們是好朋友不需要說這些。
 
我總覺得,外表的裝扮與行為都可以掩飾作假,本質善良才是最重要的,喜歡這種單純的友誼,純淨的靈魂。

400057_253161061421175_686149011_n.jpg

(左二是我,我前面是Gavin,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