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今天,我在瓜地馬拉學西班牙語,不過一年,怎麼好像是上輩子的事了。太多事如果不寫下來,我都開始懷疑這些是不是真的發生過,好像出門狂歡喝到七分微醺時候,似乎記得所有事,但不記得這一切怎麼開始,怎麼結束,事情的順序似乎也重新排列組合過了。

 

瓜地馬拉是中美的一個多山的小國家,台灣的位置往地心方向穿過去,座落在地球儀的另一邊。與台灣日夜顛倒,時差十四小時,住在那的幾個月裡,與親友完全斷了聯繫,彷彿到了另一個星球。也許這也是她迷人的一點,完全隔離才能完全融入。

 

拉丁美洲是距離美國最近的區域,當地人卻不說英文,也不吃資本主義那一套,如果以另一個星球來形容她,那麼裡頭住的無疑就是外星人了。什麼是資本主義?離開台灣才深刻的體會我們真的很資本,簡單而膚淺的定義是,凡事都用錢來定義,在華人社會出生長大,很難想像不用錢定義的社會該怎麼運作!?商業行為是有的,我所居住的San Pedro,鎮上大小不一的雜貨店大約三十間,每一家都賣差不多的家用品,選擇性不多,一開始常面臨買不到東西的窘境,旅行過這麼多國家,這狀況還是頭一遭。漂亮衣服與保養品是肯定沒有的,買不到洗面乳就用肥皂洗,買不到鞋子就穿拖鞋,要不就赤腳吧!這樣生活了一陣子,買不到就索性不買,也發現,原來這些都不是必需品。在這兒交朋友不看打扮不看行頭,畢竟背包客每個人都穿得跟流浪漢一樣,外表不重要,他們在意的是你的本質。

這裡的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除了雜貨店與餐廳,碼頭一條街上有很多小攤販,都是手工製作的紀念品,手工編織環、項鍊、木雕、畫作,琳瑯滿目,擺攤的人來自拉美各地,除了在攤位上做他的藝術品,他們通常還隨身攜帶樂器,沒客人的時候就在街上高歌起舞,San Pedro因此被視為音樂藝術重鎮,不擺攤的人每天也是在街上走來走去,遇到認識的就停下來聊兩句,有吉他的就跟朋友坐在路邊唱幾首歌,說說笑笑,這樣一天就過了。

 

有時想:每天這樣閒晃,這些人都不用工作的嗎?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看懂,瓜瓜人不為工作而生活,他們為了生活而生活。原來日子可以這麼過,原來人生除了財富還有很多事值得追求。

 

這小鎮我前後住了四個月,也入境隨俗,街上看見朋友就坐在路邊,跟著大家唱歌聊天。我在這認識了一個非常特別的麵包師傅,他的裝扮就像是神鬼奇航的強尼戴普,長髮蓄鬍,赤腳走路,穿著民俗風破洞的衣服,我們姑且就叫他傑克吧!他話不多,常一個人坐在旁邊看大家打鬧,有一次不小心坐在他旁邊,出於善意,我也跟他聊上兩句,然後發現他居然一句英文都不會!我拿出僅有的幾句西語詞彙,也聊了半小時這麼久,爾後在街上遇見都會小聊一下,感覺就是個心地善良的男生。一天受邀到他家作客,要做在地料理給我吃,傑克家在非常偏僻的地方,市區往東邊郊區走還要走上二十五分鐘左右,穿越一大片田,屋子座落在湖邊。無巧不巧,這一天停水也停電,沒辦法開伙,我進屋子只繞了一圈,參觀完就出來坐在門口,對著湖欣賞滿天星空。很破舊的屋子,客廳放幾台做麵包的機器,房間裡一床棉被鋪在地上,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傢俱。唸書時學過一些成語,原來家徒四壁就是這樣子。那天我特地下載了翻譯軟體,我們對著星空吃麵包,聊家庭、聊朋友、聊台灣與瓜瓜,還聊了天文與馬雅曆。我想他是對我有好感的,只是表達的方式含蓄了一些,聊天的感覺很舒服,但那天過後也沒有再進一步聯繫。說穿了,還是擺脫不掉世俗的框架,我總以為自己對生活要求很低,但我想家裡還是要有一些簡單的家具,還有褲子破洞應該要補起來,不然會越破越大。

 

看人家過生活,想自己的人生。這一段漫漫長路,怎麼走才能走得舒服自在,走得意義非凡。

 

創作者介紹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