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巴斯往北走可到達亞馬遜雨林,中途必須經過永加斯路,此路又分上永加斯與下永加斯,上永加斯沿著山壁與斷崖蔓延六十八公里,平均路寬約三公尺半,舊時是通往北邊的唯一道路,由於山路崎嶇,偶爾大雨造成落石坍方,每年都有許多巴士跌落谷底,死傷無數,當地人稱之為死亡之路。近年來地方政府新建了一條公路取代永加斯路,寬敞的柏油路安全許多,舊路少了繁忙的交通,熱愛越野單車的人士開始蜂擁而至,成為一項新興的運動。
 
Sean在他青少年時曾經接受專業越野單車訓練,來到了拉巴斯耳聞此活動,不免俗的也一起參加。市區滿街都是代訂行程的旅行社,價格落在$50-100元之間,對於極限運動安全絕對是第一考量,最後選擇了Sean朋友推薦的旅行社,附屬在Bundy hostal,$65含越野單車、設備與全程攝影,還附贈一餐自助buffet。其實在報名之前我猶豫了非常久,死亡之路聽名稱解覺得挺嚇人的,況且這個單車遊可不像在河堤邊騎ubike那樣輕鬆愉快,每年跌落山谷的單車騎士也不在少數,在Sean的堅持下我也報名了。
 
早上八點半在青年旅社集合出發,這團除了我們倆個外還有一個法國年輕人Arnold,一個司機加一個嚮導服務三個人的小團,好開心的。車子往城外開了四十分鐘在路邊停下來,海拔四千多公尺,身旁的雲霧繞著山轉啊轉,好似有精靈在裡頭跳躍,這樣的景色讓我想起北海道的地獄谷,不同的是地獄谷的煙霧來自地熱,而這裡是高山的水氣。沒出太陽的日子寒風刺骨,窗外的景緻縱使令人震懾,一下車冷空氣馬上就把我們拉回現實,穿戴了一堆衣物還是鼻水直流,我想處於美景之中有時候確實必須付出一點代價吧。
 
嚮導Eddie卸下單車與裝備,吩咐我們著裝,我穿登山褲、登山鞋、T恤及帽T,套上公司準備的護肘、護膝、防風外套與防風褲,再加上手套與安全帽,活像是重機騎士,看起來是誇張了些,不過第一次玩越野單車,有了這些裝備讓我安心許多。
 
(著裝完成,看得出來這個是我嗎?)
 
試騎了一小圈我們就出發了,從路邊開始騎,姑且稱之為暖身期,柏油路下滑了二十五分鐘,除了控制方向以外,不需要任何特殊技能。Eddie指示大家在山洞前停下來,山洞裡頭能見度不佳禁止單車進入,只好從旁邊的石子路騎過,這三五分鐘的石子路是我原本想像的路況,果不其然,與接下來的路段比起來,這三五分鐘只是入門罷了。
 
然後我們來到死亡之路的入口,開始行程的重點。全長六十八公里,除了一小段路其餘都是下坡,驚險刺激而且不太費腳力,是這項活動會這麼熱門的原因之一。嚮導的單車比我們的功能性強得多,當然他的技術也比我們好得多,我們一輩子體驗一次的活動是Eddie每天的工作,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並且從中獲得酬勞,是每個人的夢想。他先是在前方領路,偶爾放慢速度手握相機幫我們拍照攝影,然後再超越我們到指定地點錄影,雖然公司的相機老舊,拍出來的品質很差,不過照片不就是為了紀錄罷了。 
(柏油路上奔馳)
  
(山洞入口,單車禁入)
死亡之路除了危險以外,山崖的景緻是令人屏氣凝神的美,在路寬三米半的斷崖上行駛,要專注看著前方的窟窿,又要不被遠方的美景吸引目光,還真不容易。下坡路段縱使不費腳力,要使勁全身的力量緊握住手把也是挺費勁的。Sean騎在最前方,法國男孩Arnold壓後,最弱的我在他們兩個中間。一開始的二十分鐘其實我非常緊張,手把握得太緊,大小不一的石子路騎下坡,震動讓整個手臂肌肉僵硬,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斷崖,罩子可要放亮才行。也因為是三個人的小團,行進的速度要比其他團快得多,我整路緊緊跟著不想拖累隊友,在我前面的Sean一手拿GOPRO自拍棒攝影,一手控制方向,怡然自得的樣子,果然訓練有素。
 
(死亡之路入口,跟這個世界說再見!)
 
慢慢習慣單車的震動頻率後,速度也控制得不錯了,有多餘的心思可以抬頭看看四周壯麗的山,這樣的景色如果能停下來好好欣賞該有多好。正當我自信滿滿覺得已經完全掌握訣竅時,一個閃神手一滑就摔了出去,回過神後自己躺在石子路上動彈不得,Arnold第一時間跳下車來協助,我試著要站起來但手臂完全使不上力,他要我在原地待一會兒先別急著動,與這名隊友雖是初識,這樣的情況下一丁點關懷都給了我極大的力量。這時Eddie跟Sean都在百米外,並且持續前進中,錯過了這戲劇性的一幕。
 
摔倒的當下腦中第一個反應是:才騎不到一半,我可不想放棄啊!況且如果挑戰失敗我拿什麼顏面見江東父老⋯我在路上躺了兩分鐘,用大腦掃描全身檢視傷處,大腿左側有一個巴掌大的瘀青,這是最嚴重的部位,然後右手掌心以及全身上下大小不一的瘀青,其餘無大礙。驚嚇感過了以後想到這個即將來臨的羞愧,我試著動動手指,握拳再打開,然後雙手一推就站了起來,跳上單車又上路了。摔車其實心理的衝擊大過生理,那一瞬間過去與未來許多已發生與可能發生的片段在腦中閃過,真是非常特別的感覺。
 
後半段難度還更高一些,一下是裂了整條的窟窿,一下要穿越瀑布與路邊的小溪,一丁點震盪掌心的瘀青好像有一股電流通過全身,也許是這樣更加提醒自己要謹慎小心,就這樣帶著滿身瘀青騎完了後半段,抵達終點時不禁眼眶泛紅。放棄其實比較容易,但那通常不是我選擇的路,旅行中很多時候體力透支了,是意志力拖著我的身體完成任務,套句霹靂火的台詞:我不喜歡輸的感覺。是否同樣是意志力在背後支持的呢?
 
體驗過死亡之路,對於運動員有很深的敬意,我這一摔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瘀青才完全退去,他們這樣每天練習每天摔,舊傷還沒復原新的傷再堆疊上來,而身體上的勞累還不打緊,對意志力更是相當大的考驗,我們在電視上看到五花八門的演出,背後是經歷了多少次失敗,摔倒數百次好不容易換得的一次成功,也只是訓練的一小部分,不斷挑戰自我,不斷前進。總以為自己這樣四處旅行很勇敢,殊不知我還是在自己舒適圈裏頭漫遊。
(Sean在路邊試車)
 
Sean對單車的熱忱被媽媽攔了下來,她說:興趣不能當飯吃。這一次行程Sean從找資料開始就興奮不已,一直到行程結束臉上都掛著笑容,我從沒看過他如此開心,騎在他後面偶爾還能看到他耍些小技巧,騎上小土堆然後翻身跳躍。這句話在台灣也挺流行,家人朋友總是為你好,想盡辦法在體制下讓你安插一個身份,然後過著千篇一律的生活,他們總說:沒辦法,不就是為了生活。當我們回想過去,那些讓你放聲大笑,覺得活著真好的片段,是在辦公室裡跟同事八卦抱怨,是週末逛街買了一雙限定版的球鞋,還是某一次旅行在懸崖邊體驗高空彈跳;隻身一人在邊界豎起大拇指搭便車,坐上重機在高速公路上奔馳兩百公里?
 
當今的社會要我們花三四十年的時間累積,讓後面二十年的人生好過一些,如果你享受現在的生活,那非常完美,如果不是,也許人生其實有其他選擇。很多夢想現在不去執行,臨終前依然有一個結卡在心頭。我從不後悔選擇了這一條路,雖然窩在家裡每天吃吃喝喝的日子是很舒服,沒有簽證問題,不用擔心下一個城市住哪,哪個餐廳在預算之內,還有不可預測的突發狀況,確實一點兒也不輕鬆,但是一步一腳印,選擇自己想走的路,我走得踏實。
 
似乎有些離題了,這是單車遊的感想,當然還有跟了我一個月的瘀青,每每嘗試新事物都帶給我很多感觸,對生命對世界,如何讓這一切變得更好,或者,如何讓自己活得精彩。興趣也好夢想也好,都是點亮生命的元素,富足我們的精神生活,只要努力,生命總會找到一個出口的,如果你也有夢想,希望我的經驗分享能帶給你一些力量。
 
 
延伸閱讀:
前進南美#2 馬丘比丘
前進南美#1 亞馬遜雨林的神秘力量
我的瓜瓜日誌#9 小年夜
創作者介紹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