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禮拜San Pedro的日子我們沒離開過幾次,參加Chichi Market一日遊造訪中美洲最大的市集,還有一天一夜的音樂慶典VFL Festival(Voice For the Lake),回來了還是家裡舒服。西語課程結束,生活一樣這樣過著,偶爾聊起離開後的計劃都是蜻蜓點水般不成氣候,一個地方住久了有了家的感覺,每天過著簡單平淡的生活,要走還真的挺不捨的, 我們就這樣嚷嚷著該走了嚷了兩個多禮拜。有時候想,漂泊的我究竟追求什麼?心中似乎有一張藍圖,就像談戀愛一樣,遇見了會有種觸動,莫名其妙地被吸引,眼中看見的只有美好。San Pedro就帶給人這種悸動,一種很純粹很舒服的安定,旅客來到這兒住上一年半載的大有人在。但人總是不滿足的,畢竟是拉丁美洲第一個地方,也許會遇見更適合我的。
 
於是,這一次是真的要離開了,前一天訂了車票,總覺得有些倉促,還沒來得及跟所有人道別。
 
近程目的地是Tikal,世界最大的馬雅文明遺址,距離San Pedro約莫六百五十公里,以當地的交通狀況來衡量要花上十八小時才到得了,於是乎我們決定把旅程切割開來,中間停留Semuc Champey,我稱它為瓜瓜的九寨溝。從San Pedro出發有兩種選擇,第一:坐接駁車到Antigua再換巴士向北,費用Q160(約NTD680)歷時十二小時;另一個選項是坐船到Panajachel換巴士直達,費用Q200(約NTD850)歷時十小時。前者雖然便宜些,但是要先往東南走再往北,逆道而行不合邏輯,況且十小時是在沒有發生任何狀況或意外之下才會在計劃時間內抵達,在瓜瓜什麼都可能發生,塞車、道路維修、車子、司機或乘客出狀況,牽一髮而動全身,每一個小狀況都要花上半小時以上才能排解。兩害相權取其輕,我們全數同意多花一些錢節省時間。
 
早上七點抵達集合地點,喝杯咖啡準備迎接一整天的硬戰,果不其然有狀況發生,一位始終沒出現的遊客讓我們等了四十分鐘,船長決定放棄,抵達Panajachel後又花了二十分鐘等巴士,落後國家旅遊總是無止境的等待,我也早就習慣了。這也是它迷人的地方之一,因為無法預估時間,就無法有太多計畫,反而省去了擔憂,放鬆心情走一步是一步,反正該到的時候就會到;反觀進步國家,準時有秩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反而造成一種分秒必爭的忙碌。
 
終於萬事俱全,一路向北駛去,漫長的車程就不多著墨,途中小狀況連連更是不在話下,到達Lanquin時太陽已下山好久了,四處一片漆黑。這兒是瓜瓜的重要景點之一,前往Semuc Champey的八成遊客都在此下榻,各家旅社派出菁英在這等著,巴士一停妥行李還沒拿到就被當地人圍住,爭先恐後的介紹自家旅社,各家都備有免費接駁車,到府參觀滿意才掏錢,不滿意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這一點也抓準了遊客的心,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價錢合理沒有太誇張的狀況下,九成的客人都會入住。我們也在Lanquin住了一晚,Oasis Guesthouse蓋在溪邊的一個小山坡上,河水清澈見底,小木屋整齊精緻,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網路不通,但在往後兩週的旅程中我們都認知到這一點不可強求,特別是偏遠的山區,有水有電有東西吃已經很棒了,不要要求太多。這樣的安排也好,放下手中的五寸螢幕抬起頭來,才能體會自己置身於天堂般美景,身邊圍繞著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Lanquin往山裡去,十公里崎嶇坎坷坑坑巴巴的山路要開半小時才到得了,遊覽Semuc Champey唯一的方法是參加一日遊,Lanquin的每一個旅社都提供這樣的服務,早上出發參觀瀑布與山洞,下午回到住處。我們屬於非主流的客群,歇息了一晚,我們決定搬到Semuc Champey去住,此處僅有三五間旅社,到景點都是步行距離,除了省下時間也可不受旅行團的限制,再者,Oasis Guesthouse隔天惡意漲價,我們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Maria Guesthouse的住宿品質雖然比上一家差一些,但房務人員從入住到離開都極度友善,不僅有求必應還主動提供資訊讓我們省了不少錢。
  
(Oasis guesthouse)

(Maria guesthouse的營地)
 
Semuc Champey有瓜瓜九寨溝之美稱,同為喀斯特地形,水中的碳酸鈣隨處漂流,凝聚形成不同的風貌。入住後我們先前往山洞去,步行八分鐘就到了,旅社預訂優惠價Q40(現場買票Q75),票價皆含導遊的費用,我們習慣自己走行程,但是這個山洞沒有導遊帶領禁止進入,行程一開始我們就了解原因了。入口處發放一人一根長蠟燭,不會游泳的提供救生衣,雖然我會游泳但安全起見還是穿一下救生衣,此團五人整裝好就出發囉!爬五十公尺的小坡到達山洞口,導遊拿出火柴幫大家點蠟燭,山洞裡伸手不見五指,這是我們唯一的照明器。往裡頭走四五十公尺後水深滅頂,大家一手抓著蠟燭另一手滑水游泳前進,幸好當時沒有假勇,有救生衣讓我的滑行輕鬆許多,山洞寬約三五公尺,兩旁佈滿形狀各異的鍾乳石,黑暗中只聽見遠處的瀑布嘩啦落下。山洞有一股神秘感,世界各地都有探險專家,走遍各地發掘新的挑戰,一片漆黑,地板崎嶇不平,四處鴉雀無聲,只有自己與自己對話,在黑暗中克服恐懼戰勝自我,也許這是他們所追求的。就這樣走一段游一段,爬過兩三個瀑布,終點是最深處的一個小池子,大家在這排隊爬上大石子跳水。

(導遊在路口幫大家點蠟燭)

(山洞中美照)
 
跳水完我們整裝回頭,這一次從另一條路下去,在一個狹窄的小瀑布頂端停了下來,導遊幫大家拿蠟燭,一個接一個往下跳,接過蠟燭後繼續往回走。回程容易許多,雖然一樣得握著蠟燭爬上爬下,走一段游一段,走回熟悉的來時路心裡踏實多了。山洞見過不多不少,遊客到訪的大多規劃完善,路線清楚明瞭,像這樣點蠟燭進山洞,並且必須手握蠟燭涉水而過的,還是第一次遇到,原始的風貌確實有她迷人之處。回到起點,在櫃檯領取漂浮甜甜圈,往下游漂一公里就是我們的住宿,充實的過了一個下午。 
(漂流甜甜圈,水溫22度好冷的)
 
住在深山裏,住處的發電機每天傍晚六時至九時供電,附近沒有任何商店,所幸每個旅社都有餐廳,沒得選擇的情況下美味已經不是重點,能填飽肚子就好。吃完晚餐我們三個坐在門口閒聊,值旅遊淡季,整間旅社空蕩蕩的,四周人煙稀少,發電機停了以後,只聽見鳥叫蟲鳴。門前的大樹上一閃一閃的,興奮地發現原來是螢火蟲呀!左邊的草叢裏也有,偶爾幾隻在屋頂盤旋,好像童話故事裏的小精靈在我們身邊飛舞著,我們三個就這樣看著螢火蟲呆坐了好一陣子。
 
隔天是行程的重點,一早起床外頭傾盆大雨,心都涼了一半,看來這雨要下一整天。簡單用過早餐後雨勢稍緩,換了衣服趕緊出發。雨雖然停了,旅社到景區的路程依舊泥濘至極,每走兩三步拖鞋陷在泥巴裏,山路又黏又滑的寸步難行,一公里路花了大半小時才到達。早上雨勢大,園區門可羅雀,不用排隊等候,Q50的門票換取一張地圖。景區呈環狀路線,我們決定先爬上觀景臺再享受清涼的瀑布。連日大雨促使步道泥濘,雖是瓜瓜重要景點,景區規劃依舊是落後國家的標準,泥巴路加石子路,偶爾穿插一些木質棧道反而更滑,總是在我卸下心房覺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時,一個步伐沒踩穩就滑倒了,所幸都無大礙,我們三個手牽手終於順利到達觀景臺。
  
(觀景台眺望,是不是很像九寨溝啊)
 
一路攀爬早已滿身大汗,看到水池更是迫不急待地跳進去,沁涼的山泉水讓人通體舒暢,每個池子的造型都不同,我們一路往下跳,先摸熟了環境,走木質步道回上游,再往下跳一輪,玩得好不開心,九寨溝可沒辦法讓人這樣玩耍。
 
此趟旅程位於深山裏,雖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達,加上連日大雨天公不作美,依舊不虛此行。
  
(這裡也有樹在水中生)
(疑似泡溫泉的裸照)
 
創作者介紹

伊娃慢遊記

伊娃慢遊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