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承載量很重的工作,這三週以來被很多的飯局與活動填充,老朋友與新朋友交織,衝擊出非凡的火花。

在台北的最後一天,氣溫35度濕度80%,我跟軍頂著豔陽四處穿梭,做著必須完成的瑣事,然後買食材回家作一些家常菜,聊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在生活被極端忙碌填滿之前,我們姐妹倆是這樣陪伴著彼此度過這十多個年頭,最後一天,沒有奢華的晚餐浮誇的言辭,這樣索然無味淡淡的平凡才是幸福堅韌的力量。

兩年半前我回到台灣,告訴自己我們整理一下再出發,時間就這麼滴答溜過,完全不容遲疑。台北依舊是如此忙碌,看著身邊的親友為了生活努力不懈,我也曾經猶豫,是否我的人生也可以這樣過?我出生的土地,有我掛心的家人與朋友,這兩年很刻意沒有過多的社交活動,卻還是多了幾位摯友,想是因為我們認真生活真誠相待,衝擊出值得紀念的友誼也是必然的,兩年的時間換來幾個交心的朋友,也值得了。時間到了必須離開,其實是萬般不捨,因為有一股力量牽引著我前往,因為有一個聲音指引我方向,因為如果不這樣伊娃的戲就演不下去了,因為我在找尋一個屬於自己的純粹。所以我離開。

Ewen說:你只是暫時住在這兒,終有一天會回到屬於妳的漂泊。逃脫不了傳統的刻板的現實的窠臼,就借用我的眼睛看寬闊的世界。

第一章用離別開幕,再一次我背起背包,走向未知。牆上的明信片訴說著各個世界的精采,一一拆解下來存放,接下來我會認真的紀錄,等到我頭髮白了牙齒掉光行動不便腦袋不好使的時候,這些故事一篇篇拿出來翻閱,我依然會記得當時心中暖烘烘的悸動。

  

創作者介紹

四分之三的人生

伊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